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中国足球

大陆足坛「黑哨、黑金」十六年

(来源:合乐体育)作者:合乐主编 人气:  发布于:2019-05-12 19:12


  大陆足坛「黑哨、黑金」十六年

  图:前中超「金哨」陆俊曾经执法过2002年韩日世界杯比赛,如今成为阶下囚。

  随着大陆足坛三名着名裁判黄俊杰、陆俊和周伟新被正式逮捕,「黑哨」成了超越「赌球」的最热名词。事实上,大陆足球联赛发展的16年,也是「黑哨」成熟的16年,更是「黑金」演化的16年。

  「官哨」为国字号球队服务

  前健力宝总裁张海对中国足球的诸多怪现状做了相当精彩的阐述:「足协是黑哨的姥姥,黑哨发展有三代:第一代是官哨;第二代是黑哨;第三代是赌哨。」

  1994年大陆足球职业化开始时,「黑哨」就伴随着产生了,不过那时候和金钱的关系并不大。有一些引起争议的判罚,绝大部份是技术上的失误。当时的 「黑哨」主要是「人情哨」,裁判平时和某个队或某个教练关系不错,对方有困难找到裁判员请「嘴下留情」,裁判抹不开面子,偶尔也放宽了一些执法的尺度。

  大体上说,黑哨的分类要看其初衷,究竟为了迎合管理自己的上级还是自己赚钱。官哨,顾名思义,是裁判听命于某些官员的意思,按「上面的意思」吹。由于「官哨」乃奉命行事,自然有恃无恐,可以比较明目张胆地把被黑球队朝死裡整,而不用担心受到处罚。

  在国际商业比赛裡吹官哨,也被称之为「爱国哨」。1996年4月9日,北京国安队2-1战胜巴西格雷米奥队。主裁判黄钢的数次重大错判,严重影响了比赛进程与结果,包括吹了格雷米奥队一个点球,罚下格雷米奥一名球员,以及对近在咫尺的国安队员球门线上的手球视而不见。客队被深深激怒了,怒髮冲冠的客队主教练斯科拉里留下着名的诅咒:「中国队永远永远打不进世界杯!」此后,「爱国哨」前仆后继,为国字号球队服务。

  「黑金」由土特产涨到20万

  从1996年开始,裁判开始收取「黑金」,数额在现在看来不值一提。那时各俱乐部的普遍做法是多给裁判员报销路费,每次多给报一千块钱,住的地方好一点儿,再送点儿土特产带回家。

  除了土特产,还有当时对于裁判来说显得昂贵且流行的项目——俱乐部提供的免费桑拿。这种「原始」方式,裁判们享受到1997年,免费桑拿变成了送钱。当然,在送钱的前提下,裁判员也不会放弃曾经的灯红酒绿,据说这个项目至今依然存在。

  随着职业联赛的深入,裁判已不再满足于土特产和娱乐消费,他们通过各种暗示,让那些有「需要」的俱乐部明白了他们的需要——金钱。这个阶段属于「黑金」试水阶段,随着裁判的胆量与胃口越来越大,他们的身价也同步看涨,单场收入由土特产涨到了3万至8万之间,最多也有10多万元的。知情人士透露,并不是俱乐部不肯多给,而是当时裁判员不敢收那么多。

  1998年初,发生了着名的「利彪事件」。当年联赛第一轮,松日和万达的比赛,主裁陆俊的哨明显倾向于大连队,现场观众都不敢相信竟然有裁判敢于在自己主场如此大胆。赛后,广州松日俱乐部副总经理利彪给媒体报料,称陆俊「受贿20万元」。随后陆俊将对方告上了法庭。最终这场官司的结果是,陆获得了8万元的赔偿。那一年,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自己处理过的裁判事件达到了28人次,这在大陆足球职业史上是最多的,可见12年前「黑哨」就已猖狂到何等地步。

  足协姑息养奸 越反越黑

  裁判收「黑金」可以只吃主队,可以只吃客队,也可以主客通吃。而收钱的方式也五花八门:中间人转交、面对面的现金交易、公司和银行卡转账、赌博公司也会插手裁判判罚。

  中间人相当于一层遮羞布,让裁判在俱乐部面前还维持一点矜持的形象。但中间人要「抽成」,有时抽得太多令人不爽,因此双方扯掉这层遮羞布,开始面对面交易。随着交易数额加大,现金交易不太方便了,因此公司和银行卡转账等现代化手段被应用到「黑金」交易中。与此同时,一些掌握着裁判员命运的足协官员也需要更多的金钱来摆平,赌球也成了一些裁判收入的来源之一。

  2002年前后,足坛进行了大规模的「扫黑行动」,这场行动后来演化成「龚建平事件」。当时,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提交了一份8人名单,如果每家俱乐部都如宋卫平一样提交一份名单,那么裁判集体几乎没有人能倖免。

  龚建平入狱后,惊慌失措的足球掌门人阎世鐸将当时执法联赛的50多名裁判员集中在一个会议室裡,声色俱厉地警告:「每个人都要交代自己的问题,中国足协将既往不咎。」那次足协内部处理了17名边裁,有四人因坚持不承认而遭到终身停哨。据悉,当时50多名裁判员交代的问题相当严重,金额总数超过了2000万,也有说法是超过了3000万元。

  一位曾投资乙级联赛的老板说:「龚建平据说一共受贿37万,其实乙级联赛裡就有一场拿20万元的『黑哨』。不怕大家笑话,复赛阶段的比赛,我常常是带上几个人拎着钱袋子去。」中国足协姑息养奸的做法并未让联赛中的争议判罚有所减少,逃过反黑风暴的黑哨们很快捲土重来。

  赌球也成裁判收入来源之一

  随着赌球大面积侵入中国足坛,给裁判员送钱又多了一个群体,那就是赌博公司。裁判员的哨音可以左右比赛的结果,因此赌博公司在做不通双方球员工作的时候,就会把目标转向裁判。不过,靠哨声来控制比赛结果必然还不是很稳妥,赌博公司就开始在其他的盘路上做文章。

  开盘的盘口五花八门。有时,赌博公司会针对一场比赛开出多个盘口,内容包括比赛谁先开球、全场会不会出现点球、比赛的红黄牌数目会不会超过一个特定的数、全场比赛的越位次数……而这些就是裁判员可以控制的范围了。而且,控制这样的结果还不像敏感判罚那样引人注意,真正做到了收钱于无形之中。

  通常情况下,赌博公司控制裁判的费用为一场几万元,有的时候他们也会根据盘口投注量的大小来调整给钱的多少,如果一场比赛下注比赛不会出现点球的金额高达数百万甚至千万,那么他们寧愿拿出几十万来安排裁判务必判罚点球。

  2007年,亚足联裁委会向国际足联推荐了执法2010年世界杯的8裁判名单,8名裁判无一来自中国,中国裁判居然连大名单都没有人进入。
(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合乐体育报道,转载请保留链接: www.harrygarden.com/dfxw/2642.html







返回首页